山西新增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296人尚在医学观察中


上一周,特朗普在发布会上“连连躲闪”,当场示范如何保持正确的“社交距离”。

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

这位科学家曾通过电视媒体,一再呼吁千禧一代在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斗争中发挥关键作用。在最近几次的新闻发布会上,博克斯也频频露脸,政府官员和医学专家都对她非常信任、赞誉有加。

研究者认为,虽然积累遗传多样性意味着现在有可能检测到不同的新冠病毒序列的系统发育簇,但仅通过基因组比较很难确定该病毒在全球人群中传播时是否固定了重要的表型突变,任何这样的说法都需要仔细的实验验证。

“不幸的是,华南海鲜市场上明显缺乏直接的动物样本,这可能意味着很难,甚至不可能准确地识别出这个地方的任何动物宿主。”作者表示。

为此他任命美国国务院抗击艾滋病大使黛博拉·博克斯担任白宫特别工作组的协调员。在整个小组运作起来后,相关政府官员以及卫生专家需向博克斯汇报,随后博克斯向彭斯汇报,最终再由彭斯汇总向特朗普报告。

早在彭斯接任特别工作组主席的位置后,有媒体报道彭斯将“控制”疫情信息发布,要求美国疾控中心专家和白宫官员发布声明前需向其汇报,全体“统一口径”。

然而试图确定重组事件的确切模式和基因组起源是困难的。“特别是因为许多重组区域可能很小,而且随着我们对更多与新冠相关的病毒取样,小的突变可能已经发生了。”作者表示。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作者认为,有必要再次对动物种群中的病毒多样性进行更广泛的采样,但这同样是困难的。

如今在白宫的疫情新闻发布会上,经常由福奇来回答有关公共卫生和科学问题。不过据美媒形容,福奇就如同走钢丝一般,一边要尽力避免惹恼特朗普,一边要巧妙地减轻总统过于乐观的论断带给公众的影响。

论文中指出的另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是,新冠病毒是否是重组病毒。病毒的重组事件会加速疫情的大规模暴发,因此不可小视。